当前位置:庵埠乌独网>债券>正文

制约税延型个人养老保险的不是个税政策,而是我们的收入!

2019-09-01 16:24:10 来源:庵埠乌独网

除了上述原因以外,还存在一些直接动因导致了德国收紧涉华投资政策,诸如美国因素、德国国内大选因素和在中欧投资协定谈判中的提高要价的策略性因素。

《第一财经日报》刊文分析养老金第三支柱遇到的问题,一些专家强调,此番新个税起征点将在全国人大通过后实施,届时缴纳个税的人数将进一步减少,这也意味着,有资格享受到税收递延优惠的人群也将同步减少。这成为了限制税延型养老保险规模扩大的主要因素。

新华社发(梁珂岩

养老保险的这三个支柱目前严重跛足。第二支柱仅仅在机关事业单位和垄断国企实行,覆盖的人数非常少,近些年基本上没有增加。第三支柱即税延型个人养老保险,今年才开始在上海市、福建省(含厦门市)和苏州工业园区进行试点。试点期为一年。目前还没有什么有价值的试点结论。

笔者早就指出,希图靠个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撑起养老保险第三支柱,注定是一场黄粱美梦。个税递延商业养老保险模式对于高收入者来说有一定的节税力度,但是高收入者有很强的能力去规划和安排未来的养老计划,即使没有国家的税收优惠政策,他们的未来养老也不应该是国家公共政策重点关照的对象。个税递延商业养老保险模式对于中等收入者来说,有一定节税效果,但吸引力有限,因为非常复杂繁琐,未来的个税政策也是不确定,无法预料,节税多少无从判断。而对于不缴纳个税的低收入者来说,个税递延商业养老保险模式没有什么意义。而中低收入者的未来养老安排,恰恰是政府应该大力解决的公共事务。

与集中度极高的国内支付领域不同,海外市场的主要支付方式较分散,例如各种信用卡、预付卡、本地化电子钱包等。跨境电商、出行旅游平台等往往会选择一家覆盖面较广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提供一站式金融解决方案。

事实上,制约第三支柱的根本原因,并不是什么个税政策,而是人们的收入。截至2017年底,我国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人数达到9.15亿人。而今年年初国家统计局的一项统计显示,我国年收入2.5万~25万元人民币(即月平均收入2083-20830元)的所谓中等收入人数,全国大概是3亿人。这些中等收入人群加上年收入25万元以上的富人,总数一定不会超过4亿人吧?这些数字可以证明,中国参加社会养老保险的9.15亿人里面,月收入超过2083元的,远远不到一半,甚至可能仅仅是三分之一。近三分之二的参保者月收入低于2000元。

(证券时报网快讯中心)

目前,我国正在努力建设多层次的养老保险制度,所谓多层次,也叫做多支柱,即第一支柱为“社会统筹+个人账户”的基本养老金,第二支柱为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第三支柱为自愿性个人养老储蓄。三支柱中,第一和第二支柱是税前列支,在未来支取的时候也是免税的。第三支柱,目前刚刚开始试点,所得税方面的政策也是递延缴纳,也就是在购买保险的时候是免税的,保险机构运营时也是免税的,只有在未来退休支取的时候,按照那时的收入和个税政策纳税。所以,这项政策被叫做税延型个人养老金产品。

大学生暑假忙“充电”不是一件坏事,广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师贾黎威表示,要针对不同情况做出适合自己的选择,同时不能偏离未来的择业方向。“暑期无论是选择学英语、准备考研还是培养兴趣爱好,都应该根据自己在大学入学就制定好的目标来进行。”她说。

说到第三支柱,论者往往引用美国的例子。数据显示,美国第三支柱税收优惠额度约为社会平均工资的12%~15%,个人养老账户占养老金体系的比重为30%,积累了9万亿美元的资金。但论者忽视了一个重要事实,美国的工资要远远高出中国人的工资,且美国企业和个人的社保负担低于中国。学者任泽平研究认为,中国的企业和个人的社保税(费)率高于美国29.45%和14.55%(不考虑住房公积金)。也就是说,美国参保者有余力拿出收入的一部分参加第三支柱,而中国的大部分参保者则没有这个余力。所以,尽管第三支柱的设想非常不错,在美国的运行也很健康,但是,如果低收入人群比重大,那么,它基本上无法广泛地覆盖众多人群,起不到实际的作用。

据路透社11月26日报道,杜马的表态对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的相关公司是一个打击,它们在努力劝说巴布亚新几内亚放弃选择中国公司。当前一些西方国家在极力遏制中国在太平洋区域的影响。

这些月收入不到2000元的参保者,当然每月都要负担一定比例的保险费用。对于这些低收入人群来说,各项社会保险费用是一项比较沉重的负担。能够想象,他们有可能享受一份企业年金吗?不可能,因为他们要么没有企业,如果有,效益肯定会非常低下,除了最低限度的社会保险外,他们和他们的雇主,不可能再出资建立企业年金。所以,他们不可能有第二支柱。那么,他们有可能参加第三支柱吗?基本不可能,如此低廉的收入,维持基本生活尚有困难,缴纳强制性的社会养老保险已经是很大的负担,参与商业保险当然是没有余力了。所以,第三支柱也是不可想象的。事实上,不但月收入2000元以下的群体不可能有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的奢望,就是月收入5000元以下的,也基本上与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无缘,道理与前面的相同,关键在于企业和个人都没有余力做这些事。月收入5000元以上的人群(也就是新个税覆盖的人群),在中国可能只是区区数千万人,假设这些人全部建立第二支柱,第三支柱,相对于全国9.15亿人的养老保险参保人数,区区几千万的覆盖面实在太小了。更何况,多数月收入达到5000元的人,仍然没有什么企业年金或职业年金。

虽然不少人对于税延型个人养老保险寄予厚望,甚至有人乐观地认为一旦试点结束并在全国全面推开,就会带来千亿量级的资金。而目前正在征求意见中的个税修法,则被认为打破了这样的美梦。因为新个税一旦实行,缴纳个税的人数要大大减少,享受个税递延优惠政策的人数大为减少,从而第三支柱也要大受影响,千亿元的商业养老保险要落空。

2、注意添衣保暖;

说到底,是收入制约了第三支柱的建立。而人们收入低下的根本原因,仍然是经济发展不够快,发展不够平衡。令人担忧的是,近几年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发展速度放缓,人们的收入增幅也在下降。所以说,如果经济不能保持持续增长,经济发展的红利不能由全民共享,那么,即使有很好的方案和成功的案例,我们仍然没有办法解决社保这个难题。因此,从国家大局来说,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一点也不能动摇。离开经济发展而侈谈第二支柱第三支柱,统统不过是画饼充饥、望梅止渴。

庭审中,公诉机关按法定程序出示了相关证据,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在法庭辩论阶段,控辩双方围绕指控事实充分发表了意见。

上一篇: 中国企业将投资哈萨克斯坦"霍尔果斯-东大门"经济区
下一篇: 专家解析为何北方“一夜盛夏”需防森林火灾